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对于我国实现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在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从脱贫攻坚走向全面乡村振兴的重心转移,面对后疫情时代实现乡村经济提振和全面发展的现实需求,数字乡村将为农业农村发展注入新动能,激发新活力,实现农业农村发展的动能转换、弯道超车。因此,在农业农村数字化转型渐成趋势之际,应积极抓住数字乡村建设发展的窗口期,精准把握数字乡村的发展趋势,开创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新局面。


  趋势一:数字乡村建设将成为乡村振兴的“新基建”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数字中国建设发展,尤其重视对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虽凸显了乡村经济社会发展和治理中的诸多问题,但也印证了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手段在疫情防控之中的现实价值。而且,为了对冲疫情影响和经济下行压力,实现保就业、稳增长、扩需求,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推动改革创新,改善民生福利,疫情过后势必加快实施“新基建”。可以预见的是,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将成为乡村振兴的“新基建”,各地将以县域为基本场景,大力推动5G、数据中心、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科技领域,以及教育、医疗、社保等民生消费升级领域基础设施的建设。随着信息基础设施日益完善,数字经济背后的新技术逐渐成熟,数字经济模式推陈出新,县域经济结构将不断优化调整,经济社会发展内生动能将得到极大释放,新零售和电商将推动县域“人—货—场”关系的重塑,数字技术将促进乡村治理和公共服务数字化转型,涌现出一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换道超车”的鲜活实践和典型案例。


  趋势二:数智企业将日益重仓投入农业农村领域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农业农村发展已经走到了信息化和现代化的历史交汇期,数字经济的新动能作用越发显现。在此背景下,阿里巴巴、腾讯、华为、拼多多等数智企业已察觉农业农村数字化发展窗口期带来的巨大风口,纷纷抢抓农业农村数字化发展的历史机遇,根据自身技术和市场优势,在农业产业数字化、城乡物流数字化、普惠金融数字化、乡村治理数字化等方面卡位、布局,力图在农业农村现代化中占据新蓝海、构建新高地、形成新优势。在数字技术赋能下,数智企业基于市场诉求和社会担当,必然主动作为,日益重仓投入农业农村领域,投身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形成数字乡村建设发展的市场化竞争生态。另外,参与投身数字乡村建设发展的不仅是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龙头企业,更包括众多嵌入数智企业生态网络的规模不一、业务不同、在地化发展的各类数字技术企业和电商企业。


  趋势三:数字化农业基地建设和农产品电商基地直采将成趋势


  随着城市生鲜消费需求的不断升级,农产品电子商务服务商的不断成长,以及冷链物流体系的不断成熟,农产品电商物流体系链的不断压缩、成本的不断降低,使得制约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的运输瓶颈得到破解。在这一背景下,农产品电商的核心竞争力之争,不再仅仅是数字技术赋能供应链前端所带来的获客优势之争,更是对农产品前端的把控之争。因此,一方面,电商企业纷纷投身数字化农业基地建设,如盒马鲜生直采基地、拼多多多多果园、网易智慧养猪等。另一方面,电商企业正在从农产品网络零售走向电商基地直采,不仅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集中发力农产品基地直采,许多社交电商也纷纷涌入,这就进入了农产品“电商基地直采”的发展新阶段。可以预见的是,当农产品电商发展渐成趋势,众多电商企业将抢抓风口,纷纷进军农产品电商供应链前端;优质农产品以及农产品“头部”生产经营主体也将在这一发展趋势当中,迅速地被各类电商企业挖掘、对接和网罗。数字化农业基地建设和电商基地直采将成为农产品电商发展的现实趋势,这标志着电商企业正迈入对农业产业进行全链路数字化赋能的新阶段。


  趋势四:农产品生产端与消费端将直接对接,社区团购和社群消费日渐兴盛


  随着电商不断向农产品消费领域渗透,农产品生产者和电商经营商不断进步,农产品冷链物流迅速发展,农产品电商消费方式渐成习惯,进而勾勒出农产品电商发展的鲜明图景。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基于新零售、社区团购和社群消费的农产品电商表现出重要的市场作用和独特的社会价值,美团、滴滴、拼多多、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社区团购市场,十荟团、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盒马优选、橙心优选、今日买菜、京东优选等社区团购品牌不断涌现,城市居民则纷纷通过社区、社群进行消费集聚,直接对接农产品生产源头端。农产品电商供应链将呈现生产端与消费端日益直接对接的发展趋势;在此趋势中,农产品的品质价值日益凸显,消费者将得到更加多样化的优质农产品(特别是生鲜农产品)。同时,注重人的购物体验、物流的配送效率和购买的便利性以及强调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将重构城镇消费市场格局。而且,社区团购和社群消费模式将在农产品电商发展趋势中日渐兴盛,消费者通过社区团购和社群消费模式将农产品市场化交易转变为基于信息对称和人际信任的社群交易,农产品选品和食品安全等问题将在社群交易中获得破解,也进一步凸显出优质农产品的重要竞争力价值。


  趋势五:数字化和线上化将成为农村创新创业的重要形式


  近年来,农村电商发展为乡村草根经济崛起带来新机遇,大量的传统乡镇经济在数字技术赋能下得以快速发展,淘宝村镇、村播等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随着乡村振兴的深入推进,使得乡村日益宜居宜业,吸引多元要素向乡村流动,日渐成为创业者和社会资本争相进入的热土,外出务工人员逐渐回流就业创业,新农人积极投身农业农村,这些都带来了乡村创新创业的新活力、新浪潮。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数字乡村的建设发展,乡村的信息基础设施将不断完善,农村创新创业将以数字化和线上化为重要形式。各类乡村创新创业主体,将超越地域的限制,以数字化和在线化的方式,实现与其他市场主体的价值链接、价值交换、价值共创,从而构建乡村在线化创新创业的价值链。众筹农业、定制农业、共享农业、云农场等新模式新业态也将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涌现。


  趋势六:普惠金融将日益在农业农村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有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践行普惠金融的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已覆盖了81678个村庄,约占孟加拉国全国村庄总数的93.48%;累计发放贷款295亿美元,拥有会员926万人,其中896万为女性会员。作为金融科技的代表,我国互联网银行在短短三四年内服务的农村客户数就超过了格莱珉银行。这一现象背后的逻辑在于,随着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和农民生产生活数据的大量积淀,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赋能下,农业农村发展中的金融抑制困境得到有效破解,金融业务风险管控成本大幅降低,贷款发放流程也得到精简,农民通过手机等个人智能设备可以便捷地获得个性化的生产生活金融服务,从而在数字技术赋能下最大程度地实现农业农村金融业务普惠性。随着数字技术向农业农村金融领域不断渗透,将使得农业农村金融业务成为金融市场主体争抢的新蓝海,数据在农业农村金融业务中的核心价值将进一步凸显。农村金融业务的核心问题不再是如何实现贷款业务风险管控,而是如何更快地实现农业农村金融业务市场卡位,更好地获得农民对其金融产品的忠诚度,从而站在数字化背景下农业农村普惠金融发展的历史风口上。


  趋势七:乡村治理数字化转型势必加快,农村政务管理在线化和智能化将成趋势


  数字化发展的不断深入,极大地促进了乡村全方位的数字化应用和转型,促使各地利用数字化手段对乡村的经济、社会、文化进行全方位治理,其主要包括(但不限于)乡村数字监管(即乡镇政府基本治理职能的数字化)、基层数字治理(村社治理的数字化)以及乡村公共服务数字化。乡村数字治理,将数字技术与治理实践有效结合,为乡村治理赋能、赋权、赋利、赋智,将其打造成有秩序、有活力、有品质的乡村社会。乡村基层治理将由村两委单一治理模式走向数字技术赋能下的村民全员参与治理模式,乡贤和在外人员的数字化管理服务平台将成为未来乡村获取外部资源的创新手段,乡村治理活力将会极大激活,形成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良性治理格局。乡村的生产生活、经济发展、地形地貌、气候变化、人口变革等各个方面的数据将得到大量积淀;大数据和云计算将在乡村治理中得以应用,从而助推政府实现对乡村环境发展、社会治安、灾害防治、疫情防控等多方面的实时掌控和有效治理。无人机巡检、乡村电子围栏将渐成标配,人脸识别技术将在乡村景区管理和大规模农事节庆活动中得到普及应用。在这一进程中,不断涌现出类如“村情通”“乡村钉”“为村”等乡村治理新模式、新手段。可以预见的是,在乡村治理数字化转型势必加快,农村政务管理在线化、智能化将成趋势的背景下,不仅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将政府、村两委和村民都纳入到乡村治理当中,而且将出现县域统一管控与乡村节点“智治”并存的场景,实现乡村有效治理。


  趋势八:城乡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差距势必缩小,农村公共服务在线化和智能化将成趋势


  公共服务的在线化和智能化是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城市已率先进行数字化转型,乡村显然也只是时间问题。可以预见的是,政府将大力推进农村公共服务在线化、智能化所需的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从而缩小城乡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差距。在此基础上,乡村公共服务的在线化是实现乡村公共服务水平提升的现实选择和有效路径。同时,这也将促进城乡公共服务水平差距的不断缩小,弥合城乡“数字鸿沟”,使城乡居民共享发展红利。村民将通过手机端等个人智能终端设备,随时随地及时获取各种公共信息,实现各种公共服务业务线上办理。乡村公共服务还将变得更加智能化,个性化公共服务需求将在智能技术逻辑架构中得到满足。乡村教育将日益走向线下集中教育和线上远程教育相结合的综合教育模式,在线教育将成为乡村中小学正规教育以及乡村各类人员日常学习的重要手段。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的数字化正在不断推进,乡村互联网医院和远程医疗或将成为建设亮点。


  趋势九:各地政府将日益重视县域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和数字中台建设


  随着数字乡村建设发展进入活跃期,县域将成为衔接城乡发展及能量传递的主要场景,政府会更加重视和加大对县域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资金投入和政策支持,尤其是加强乡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加快数字乡村建设发展提供设施保障。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和数字中台建设是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重中之重,更是促进数字经济运行和发展的基础要件。县域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和数字中台通常包括农业自然资源、重要农业种质资源、农村集体资产、农村宅基地、农户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村社会综合治理等多方面的大数据,并且据此进一步构建类如基于地空星一体化的乡村全域管理图、以数字村民管理平台为基础的识别码体系或乡村数字经济发展指数等数字乡村应用工具。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的不断推进,尤其数字乡村实践走上快车道,政府将加强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并通过与技术实力强劲的数字经济龙头企业合作,大力推进县域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和数字中台建设,以资源整合、数据共享为途径,推进数据融合、挖掘与应用,搭建共享平台,实现农业农村数据互联互通、资源共建共享、业务协作协同,为城乡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数据动能和中台保障。


  趋势十:数字乡村将在后脱贫攻坚时代发挥重大作用


  随着脱贫攻坚任务的顺利收官,我国已步入后脱贫攻坚时代。然而,脱贫攻坚任务的收官并不意味着完成时,而是步入了新征程,此时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新命题——在数字时代背景下,如何让贫困人口提升自我发展能力,共享信息化发展成果和数字红利。后脱贫攻坚时代,脱贫视野由面上扶贫向点状扶贫转变,脱贫路径也逐渐由帮扶式走向内生式的可持续扶贫路子。在这样的历史任务和现实背景下,乡村数字化转型发展不仅仅是现实选择,更能极大助力后脱贫时代的乡村全面振兴。在数字乡村场景下,数字经济在乡村的渗透和应用将极大激活乡村产业发展动能,助力农产品销售,促进农民增收;贫困人口将通过数字技术和模式实现与乡村发展和帮扶主体的联动共进;政府将通过大数据实现对贫困人口的动态把控、跟进和反馈,以数据动能驱动贫困人口更高效实现脱贫,助推贫困人口由被动脱贫向主动脱贫的根本性转变。


  【本文作者为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本文系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加快数字乡村建设的理论创新与实践探索研究”(项目编码:21ZDA031)、浙江省高校重大人文社科攻关计划项目“浙江数字乡村发展的机理、模式与实现路径研究”(项目编码:2021GH001)阶段性研究成果;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讲师金建东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人民论坛网)


2021年06月11日

安邦智库6月6日战略预测:G7会议确定的“美欧标准”将被推向世界
马俊杰:展现对全球环境治理的大国担当

上一篇

下一篇

徐旭初:略论数字乡村发展十大趋势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