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10月19日消息,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今天,我们来聊聊这几天火了一把的卷发棒。


  忽如一夜春风来,大家都在讨论这个卷发棒的品牌,这是一次无比成功的营销。凭借十足的金属感与科技感,这几年这一品牌确实成了小家电市场的大黑马。


  吹风机、吸尘器、净化器,让人眼前一亮,口袋一松。卷发棒虽然要3000多元,却因一时短缺,奇货可居,甚至催生了段子手们的再创作,比如:面对不断掉落的头发,中年人啊,你最该买的不是他家的卷发棒,而是吸尘器!


  是谁在围观并推波助澜呢?成长中的品质消费群体。到德国买菜刀,到日本买马桶盖的,是他们。他们对科技产品很感兴趣,对品质要求越来越高,也愿意与身边的“船只”结成铁索连环,在消费主义的浪潮中锐敏又不孤独地挺进。每次苹果新品发布会,甘愿打着哈欠守到后半夜,只为看看科技推进到哪一步;为了耳机低音区一点点音质的区别,更愿意支付几倍价格。品质、时尚与科技,成就了他们眼中的美好生活。


  但即便如此,身边有位朋友也对这波热捧卷发棒的时尚很困惑,他问:生活中很多女士明明不烫发,为何这产品一出,恨不得都是大波浪的长期爱好者?


  这是个好问题。显然,卷发并非人人合适,脸型使然。但 科技有时就蕴含神奇推动力,消费主义的指挥棒,也未必就不会掀起卷发浪潮。就如曾经,东西方男子都以蓄须为美,这段历史漫长而稳定。然而,自从安全剃须刀发明后,让净面慢慢成了潮流,三五天不刮胡子,反可能被归入邋遢。技术便捷了生活,甚至还定义了美。因此,尽管电视广告上演示电动剃须刀的男士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每一刻都在告诉你:请与我保持队形。所以,如果哪天我们真的看到街上都是卷发的女子,也不必惊讶。


  从消费的视角,“科技引领时代”这句话似乎可理解为:“没有需求,创造需求”。经典案例不少。比如,iPhone诞生之前,如果问人心目中理想手机的模样,估计大多数人会说:每个功能都对应一个键的诺基亚;在汽车发明前,你若问什么是更好的交通工具?或许很多人会回答是跑得更快的马车。换句话说,现代社会的很多的需求不是“被满足”的,而是“被开发”的。这与传统意义上,人们喜欢甜味,所以有人生产巧克力;需要房屋,建筑业才忙碌起来的需求带动生产模式有很大不同。


  当然,很多人其实也知道:她们烫卷发不一定“美”。但为什么还是很愿意转发一篇推销高品质卷发棒的推文呢?


  因为,向什么品牌靠拢本身,就在彰显“审美”。很巧,还有位朋友前几天也纠结买什么吹风机,所以发朋友圈咨询,据说回复异常火爆:“戴森获得32票,松下获得31票,强烈反对戴森,认为吹完会炸毛的还有两位”。友情,与吹风机一样火热而滚烫。


  踊跃的发言中,有一种既内敛又外露的微妙心理。家用电器,其实是沉默的,它们与开在路上的汽车不同,不会横行示人,是非常私人化的陈列。而借助朋友圈留言,却能不失时机展现自己的审美。品牌在此处的意义已经不只是使用功能,也是文化符号,可以展现消费层次;更是社交货币,就此展开话题交流。


  正因此,身处消费升级的历史进程,当“高颜值”日益成为吸引消费者的标签,我们既要关注品质革命这个物理维度,更不能忽视审美革命这个精神维度。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作家保罗·福塞尔出版了一本关于消费社会的力作:《格调》。书中他将美国不同阶层家庭的消费偏好刻画地淋漓尽致。30多年后再看,互联网发展在逐渐拉平观念。至少从消费品上看,没有那么多的“井水不犯河水”。对格调的不懈追求,也展现在每一个群体中。


  交融、上升,这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当然,这条路上不仅有加鼓劲也写有提示语:若有能力,就去追求,但进入消费鄙视链或自卑,则大可不必。不要每天为头顶上更高的“格调”苦恼,否则,心路怕是要比卷发棒更曲折。


  这正是:


  卷发棒风靡一时,有钱了再买不迟。大家晚安!


  (来源:人民日报,原题为《卷发棒,熨烫消费的曲折心路》)


2018年10月20日

约瑟夫·奈:中国、日本和特朗普的美国
马云根:苏联的教训:用权宜之计遮蔽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人民日报:三千元卷发棒奇货可居,是谁在围观并推波助澜?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