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经济学家警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将威胁全球增长、引发经济海啸的同时,7月6日,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贸易措施进行了回击,两国步入了人们担心已久、预计只会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争端让世界经济前景变得不可预知。


  特朗普的贸易战“很容易打赢”?


  此前,特朗普的顾问们在中国贸易问题上摇摆不定,时而要求北京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来降低美国的贸易赤字,时而要求中国进行更实质性的经济改革。在2018年5月以后进行的谈判中,特朗普政府内的对华强硬派增强势头,中国面对摇摆不定的美方姿态、以及发展为高科技摩擦,采取了强硬态度。看起来一度相互妥协的谈判未能结出果实,仍看不到今后打开局面的头绪。


  在2018年6月上旬的最后的正式磋商中,中国提出了农产品和能源的进口扩大举措,但提出“条件是额外关税的取消”,进行了牵制。这是因为中国担忧美方变卦。中美探索的6月中旬的磋商未能实现,中美相互发布了追加关税名单。


  如果与中国的冲突没有很快得到解决的话,特朗普已威胁要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几乎所有产品加征关税,还要收紧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限制中国公民的赴美签证。尽管许多支持者把特朗普的大胆言论描述为一种谈判策略,但中美之间的谈判目前已经停顿,没有任何进一步商谈的计划。

  


  特朗普


  特朗普曾说,贸易战“很容易打赢”。现在,随着他在全球与盟友和对手同样开战,人们要问,他是否有取得自己想得到的结果的计划,会不会只是在没有解决方案的情况下走向了一场代价高昂、徒劳无益的冲突。


  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坚持认为,历史将证明他们做对了,他们认为,特朗普的做法将比多年来有礼有节的外交往来效果更好,比如与中国的双边会谈只为美国带来了糟糕的协议。他的做法得到了美国工业界某些部门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受中国崛起影响失去了大量就业岗位的领域。


  美国强劲的经济有助于特朗普的战略,目前的经济让征收关税的做法可能不会带来太大的风险,从而给了特朗普更大的征收关税的自由。美国政府一份新的报告显示,美国6月份的就业增长强劲,雇主净增了21.3万个新工作岗位,随着更多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寻找工作,失业率也有所上升。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增长尤其强劲。


  美国制造业联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会长斯科特·保罗在Twitter上写道,“这不是一场新‘贸易战’的第一枪,”“中国一直在与美国工人进行一场非常有效的战争,”他说,还说,“现在不同的是,我们正在进行系统性的反击。”


  《纽约时报》刊文称,几乎没有理由认为,首批关税将使整个美国经济偏离增长的轨道。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并遭到中国对同等规模的美国商品进行报复,与美国20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相比微不足道。全球股市上周五基本上没有理会这场贸易战。


  但这些关税仍将给某些行业带来痛苦,尤其是长期支持特朗普的农场主和小型制造商。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与中国——或与任何其他贸易伙伴——在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这场冲突升级的危险很大,最终可能影响到数千亿美元的更多商品。


  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贸易政策研究主任丹尼尔·伊肯森分析说,“特朗普正在把贸易政策当作一桩房地产交易来对待,房地产交易的目标是击败对手,不让他有喘息之地,让他无颜见人”。


  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说,考虑到白宫发出的不断升级的威胁,以及政府缺乏解决总统与美国贸易伙伴间种种分歧的明确战略,他们不能确定贸易战将如何取得成效。


  代价不小,中国何以坚决与美国对抗?


  因为中美贸易存在巨额顺差,中国难以对等额美国商品征税。此外,中国在高新科技方面仍然处于劣势。中美贸易战开打之际,中国的证券市场、外汇市场反应敏感。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股价指数连日下跌,对美出口也出现骤减倾向。


  不少评论人士对中国经济发出担忧的声音,称中国经济在今后的中美贸易战中或受很大影响。贸易战的影响到下半年会继续扩大,很可能影响下半年中国GDP增长放缓。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计算,对中国加征的这些关税只会在未来两年里对美国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产生0.1%的影响,如果特朗普政府把关税扩大到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这种影响则会上升到GDP的0.3%。但即便不给整体经济增长造成严重拖累,关税仍可能给特定的部门和行业带来不少的麻烦。


  上个月初,中国浙江省在杭州举办了商业圈总会,约有200名出席会议。杭州出身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发表演讲称,“中美贸易战若持续30年,将改编世界经济版图,中国社会也会发生巨大变化,其程度与改革开放当时相媲美,这里的200家企业到时候可以生存下来的或许也就20家左右吧。”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之所以坚决与美国对抗,是因为中方持有的观点之一,认为贸易战并非美国为解决贸易赤字而启动的单纯的经济游戏。中方认为,美国或通过对华实施长达二十几年的贸易战争,阻止中国政府从政府层面提供补助并大力发展高科技企业政策、即“中国制造2025”,改变金融市场开放等在内的中国市场经济体制。

    就在经济学家警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将威胁全球增长、引发经济海啸的同时,7月6日,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贸易措施进行了回击,两国步入了人们担心已久、预计只会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争端让世界经济前景变得不可预知。


  特朗普的贸易战“很容易打赢”?


  此前,特朗普的顾问们在中国贸易问题上摇摆不定,时而要求北京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来降低美国的贸易赤字,时而要求中国进行更实质性的经济改革。在2018年5月以后进行的谈判中,特朗普政府内的对华强硬派增强势头,中国面对摇摆不定的美方姿态、以及发展为高科技摩擦,采取了强硬态度。看起来一度相互妥协的谈判未能结出果实,仍看不到今后打开局面的头绪。


  在2018年6月上旬的最后的正式磋商中,中国提出了农产品和能源的进口扩大举措,但提出“条件是额外关税的取消”,进行了牵制。这是因为中国担忧美方变卦。中美探索的6月中旬的磋商未能实现,中美相互发布了追加关税名单。


  如果与中国的冲突没有很快得到解决的话,特朗普已威胁要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几乎所有产品加征关税,还要收紧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限制中国公民的赴美签证。尽管许多支持者把特朗普的大胆言论描述为一种谈判策略,但中美之间的谈判目前已经停顿,没有任何进一步商谈的计划。


  特朗普


  特朗普曾说,贸易战“很容易打赢”。现在,随着他在全球与盟友和对手同样开战,人们要问,他是否有取得自己想得到的结果的计划,会不会只是在没有解决方案的情况下走向了一场代价高昂、徒劳无益的冲突。


  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坚持认为,历史将证明他们做对了,他们认为,特朗普的做法将比多年来有礼有节的外交往来效果更好,比如与中国的双边会谈只为美国带来了糟糕的协议。他的做法得到了美国工业界某些部门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受中国崛起影响失去了大量就业岗位的领域。


  美国强劲的经济有助于特朗普的战略,目前的经济让征收关税的做法可能不会带来太大的风险,从而给了特朗普更大的征收关税的自由。美国政府一份新的报告显示,美国6月份的就业增长强劲,雇主净增了21.3万个新工作岗位,随着更多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寻找工作,失业率也有所上升。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增长尤其强劲。


  美国制造业联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会长斯科特·保罗在Twitter上写道,“这不是一场新‘贸易战’的第一枪,”“中国一直在与美国工人进行一场非常有效的战争,”他说,还说,“现在不同的是,我们正在进行系统性的反击。”


  《纽约时报》刊文称,几乎没有理由认为,首批关税将使整个美国经济偏离增长的轨道。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并遭到中国对同等规模的美国商品进行报复,与美国20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相比微不足道。全球股市上周五基本上没有理会这场贸易战。


  但这些关税仍将给某些行业带来痛苦,尤其是长期支持特朗普的农场主和小型制造商。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与中国——或与任何其他贸易伙伴——在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这场冲突升级的危险很大,最终可能影响到数千亿美元的更多商品。


  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贸易政策研究主任丹尼尔·伊肯森分析说,“特朗普正在把贸易政策当作一桩房地产交易来对待,房地产交易的目标是击败对手,不让他有喘息之地,让他无颜见人”。


  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说,考虑到白宫发出的不断升级的威胁,以及政府缺乏解决总统与美国贸易伙伴间种种分歧的明确战略,他们不能确定贸易战将如何取得成效。


  代价不小,中国何以坚决与美国对抗?


  因为中美贸易存在巨额顺差,中国难以对等额美国商品征税。此外,中国在高新科技方面仍然处于劣势。中美贸易战开打之际,中国的证券市场、外汇市场反应敏感。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股价指数连日下跌,对美出口也出现骤减倾向。


  不少评论人士对中国经济发出担忧的声音,称中国经济在今后的中美贸易战中或受很大影响。贸易战的影响到下半年会继续扩大,很可能影响下半年中国GDP增长放缓。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计算,对中国加征的这些关税只会在未来两年里对美国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产生0.1%的影响,如果特朗普政府把关税扩大到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这种影响则会上升到GDP的0.3%。但即便不给整体经济增长造成严重拖累,关税仍可能给特定的部门和行业带来不少的麻烦。


  上个月初,中国浙江省在杭州举办了商业圈总会,约有200名出席会议。杭州出身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发表演讲称,“中美贸易战若持续30年,将改编世界经济版图,中国社会也会发生巨大变化,其程度与改革开放当时相媲美,这里的200家企业到时候可以生存下来的或许也就20家左右吧。”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之所以坚决与美国对抗,是因为中方持有的观点之一,认为贸易战并非美国为解决贸易赤字而启动的单纯的经济游戏。中方认为,美国或通过对华实施长达二十几年的贸易战争,阻止中国政府从政府层面提供补助并大力发展高科技企业政策、即“中国制造2025”,改变金融市场开放等在内的中国市场经济体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只要特朗普继续出任美国总统,中美贸易战都有机会持续下去。他说,美国过去出现庞大的贸易逆差并非由其他国家造成,主因是美国政府和家庭的过度借贷及消费所致,中国却成为“代罪羔羊”。而特朗普采取贸易战以图解决贸易逆差情况,美国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对于这场贸易战,林毅夫认为,中国只能够“以牙还牙”反击。他说,部分美国企业倚赖中国市场,比如“美国汽车产业在当地销售才300多万辆,但在中国销售量达400多万辆”。当中国实施关税限制措施,将会影响美国企业的利益。除了美国企业利益外,他说,在极端情况下,中国抛售美国国债也是反击的选项之一。美国靠宽松货币政策、低利率环境支撑经济成长,这导致流动性充裕,推动美股上升;如果中国抛售美债,会令美国息率急速上升,对美股造成冲击。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指出,考虑到美国现为中国最大出口市场,短期内美国可能在贸易战中获益相对较多。但从中长期来看,由于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做法不得人心,美国发动贸易战会影响其国际地位和国家信誉,在贸易战中的损失大于中国。


  不过,渣打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表示,关税可能会对一些产业起到保护作用,但两国消费者将为此付出更高代价,且双方关税清单中打击的产业将会承受损失。从中国来看,主要是航空航天、电子通讯、人工智能等受惠于政府政策的产业,而对于美国,第一轮中受打击的主要是农业和汽车行业。


  丁爽认为,鉴于中国对经济外需的依赖度大于美国,此次贸易战中中国的损失会更大,但接下来的走向可能取决于美国的承受损失能力有多强。随着贸易战逐渐发展,对日常生活、选举版图及美国经济的影响日渐凸显时,谈判应该会重新开始。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不管贸易战是否会终结,中美之间的摩擦还将继续。因为双边的矛盾会持续存在,因为这不仅仅是贸易的问题,更多是战略对手的问题,所以美国还是会尽可能的在科技等领域采取投资、出口的限制,来放慢中国赶超的步伐。


  若贸易战全面爆发,中国能够反制的措施有哪些?


  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中美在最后阶段进行任何谈判。这意味着可能事态短期内不会有好转。鉴于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连个经济体,这场争端中难免会有双方的其他贸易伙伴受到冲击。美林银行分析师预测认为,中美贸易战可能只会有适度的升级,但“不能排除全面爆发的、导致衰退的贸易战”。


  这场贸易战会发展到什么地步?目前还很难判断。美方500亿清单中剩余的160亿清单将会在两周内生效,如果中国继续报复,特朗普称将考虑对中国价值50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关税,这大约相当于去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总额。


  这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变会大得多。有分析显示,如果美国完全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中国GDP将下滑3个百分点。


  不过,BBC刊文指出,一旦全面贸易战爆发,中国可能从在华美国企业、美国债券、货币汇率等方面采取多种反制措施。


  查水表——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分析员高路易的话称,汤姆·克鲁斯的电影、星巴克咖啡、苹果手机以及别克汽车在中国都是畅销商品。一旦贸易战蔓延,中国当局会想方设法对这些美国商品设置障碍。“中国在加征关税方面没有太多剩余弹药,但历史经验表明,它能让美国公司感受到更多痛苦。”他列举称,加大卫生健康、安全以及税务等检查力度,延误美国商品进关,抵制美国货,这些都是可能的报复手段。


  “限美令”——通用汽车在华销售额超过美国本土,还有很多美国公司在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独占鳌头。如同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限韩令”,中国可能会动用宣传等手段地址类似别克汽车这样的美国商品。凯投宏观马克·威廉姆斯说,北京可能会开展一场宣传大战,让一些官员在可控范围内打击美国商品的销售。“这在过去打击韩国和日本时非常有效,”他说,“甚至曾经让这些国家的汽车品牌销售量一个月内下降了一半。”


  限制赴美留学——中国可能会采取措施限制赴美旅游,并对每年高达35万的赴美留学生规模施加影响。马克·威廉姆斯表示,在教育和旅游方面,中国人在美国的消费几乎等同于美国大豆和飞机对中国的出口总额。大豆和飞机是美国对中国金额最大的出口商品。“但是,美国大学可能对当局政策影响有限。限制赴美留学人数还可能对中国提高科技实力造成影响。”


  波音订单——波音公司制造的飞机四分之一销往中国,而且在中国市场波音面临欧洲老对手空客的激烈竞争。中国大多数航空公司是国有公司,尽管它们已经和波音达成了未来五年的生产订单,但《环球时报》已经威胁称,波音可能“需要调整销量”。


  国债和人民币——中国政府持有大约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据报道中国已经在放缓买入美国国债的速度。但减持或抛售美国国债对中国政府也是一把双刃剑,可以威胁到华盛顿,但也会伤及自身。中国央行也可能让人民币贬值刺激出口。但这也会带来负面效果,比如刺激资本外流。凯投宏观的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人民币贬值会抵消关税上涨带来的压力,但也会在更广范围影响金融稳定。


  朝鲜问题——如果经济手段不够,北京还可能采取政治手段。在对付金正恩的拥核野心时,特朗普非常依赖中国,尤其是维持对朝鲜的制裁。一旦贸易战蔓延,特朗普会发现,北京在朝鲜问题上不会像以前这么容忍。



  综合自NYT、BBC、《星岛日报》新华网等

  责任编辑:昀舒




(来源:钝角网)


2018年07月10日

人民日报评论员:"美国贸易吃亏论"当休矣
杨伟民:中国速度并没有同步带来中国质量

上一篇

下一篇

贸易战开打之后,中美经济战场上的对抗前景如何?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