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国内地货物出口目的地看,美国、欧盟、中国香港特区、东盟、日本、韩国分列前六大区域,2017年共占我国货物贸易年出口额的70.1%。从我国内地货物进口来源地看,欧盟、东盟、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地区、美国为前六大区域,2017年共占我国货物贸易年进口额的61.5%。


  从这几大区域看,各自经济增长、进出口增长情况及对我国内地(大陆)进出口增长的影响有所不同。


  美国:去年四季度GDP增长2.58%,为8个季度以来最高;全年增速达2.3%。今年前两个月,美国的个人可支配收入实际环比增速分别为0.6%、0.2%,仍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今年3月份,美国失业率为4.1%,这已是2009年10月(失业率达10%)以来的最低水平;劳动参与率达62.9%。3月美国供应管理协会统计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9.3,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8.8;虽分别比2月下降1.5、0.7个百分点,但仍明显高于50的荣枯线。今年以来,特朗普政府推行的万亿元基建计划和以减轻企业所得税负为主要内容的税改法案,可能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推动作用。但考虑到3月以来中美贸易战的一度升级、目前的缓和但后续谈判仍存不确定性,一段时间可能影响到中美双边贸易和投资以及参与贸易的各方经济收益。美国与邻为壑的贸易保护政策仍在对别的国家进行,仍可能引发对方的贸易报复,这些很可能对美国经济自身产生负面影响,部分抵消特朗普政府的基建计划和减税法案的正面影响。本已泡沫化而脆弱的美国股市可能在此过程中实现牛熊彻底转换,从周期来看,美国经济已处于这轮朱格拉周期中上升阶段的尾部区域,去年和今年初以来的贸易明显回暖还可持续多久有待观察。


  欧盟:去年四季度,欧盟28国GDP当季同比增2.3%;全年增2.4%,比2016年高0.4个百分点;欧元区2017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速季调后2.7%,较上年同期加快0.8个百分点。今年以来,欧元区工业生产保持扩张,1—3月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分别增长5.2%、3.7%、2.9%,均高于去年同期增速。内需动力中,消费稳定增长,欧盟28国零售指数同比增速今年1、2月分别为2.1%、2%,虽较去年12月的增速略有下滑,但与去年1、2月1.3%、2.2%的增速相当。去年四季度,欧元区19国固定资本形成同比增4.3%,全年增长强劲,但从周期看,其从2013年一季度走出谷底,2016年二季度到达本轮投资周期的顶部而后进入下行阶段,从之前下行阶段约持续3年的情况及目前的走势看,可大约判断出其仍处周期性下行阶段,但尚未出现上轮金融危机期间的快速下滑情景。外需方面,去年全年欧元区货物和服务出口增长6.6%,进口增长4.4%,一反2016年的进出口多月负增长情形,但今年2月仅增长2.3%,增势走弱。失业率自2013年年中以来持续下降,今年2月欧元区失业率降至8.5%,比去年2月失业率下降1个百分点。通胀率总体上行,欧元区调和CPI今年3月同比增1.3%。但值得注意的是,先行指标采购经理人指数有下降迹象。今年3月,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6.6%,服务业PMI指数为55.0%,较上月分别下降2.0、1.2个百分点。此外,欧洲央行今年3月发布的经济预测中,预计欧元区今年GDP增速为2.4%,2019年、2020年分别增长1.9%、1.7%。说明这几年欧盟经济可能增长速度有所下降。


  日本:去年日本支出法GDP增长1.5%,显著高于2016年0.9%的增速。其中消费和进出口贡献共拉动GDP增长1.5个百分点。今年2月失业率为2.5%,自2011年中以来整体持续下降。内需方面,今年1—2月,消费保持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平均增速水平,预计一季度消费稳定增长。固定资本形成2017年增2.5%,远高于2016年0.9%的增速,主要因住宅投资增长强劲及受出口增长带动的设备投资增长。外需方面,2017年日本出口增长10.8%,进口增长13.6%,为2014年以来的最高速。而今年1—3月出口分别增长12.3%、1.8%、2.1%,进口分别增长7.8%、16.6%、-0.6%,却表现出贸易增长减弱之势。从先行指标看,今年一季度,日本商业信心指数和小企业信心指数均已连续5个季度正增长,消费者信心指数保持高位。OECD去年底预测日本2018年、2019年GDP将分别增长1.2%、1.0%,并提示日本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已高达220%,财政刺激即将结束,经济增长会有所减弱。


  韩国:去年四季度韩国GDP环比下降0.2%,主要因固定资本形成环比下降1.2%(其中设备投资和建筑业投资环比分别下降0.7%、2.3%)以及货物贸易进出口实际增速双双下降(出口、进口分别环比下降5.6%、4.5%)。四季度GDP同比增速为3%,亦低于三季度3.8%的同比增速。但全年GDP增长3.1%,仍高于2016年2.9%的增速。去年四季度显示出的经济增势走弱迹象今年以来并未明显改善。今年3月,失业率从2月的3.6%升至4%,高于1999年以来3.6%的水平。今年2、3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分别增长1.4%、1.3%,整体下行,低于2017年全年1.9%的增速。韩国央行预测今年CPI增长1.7%。今年以来,韩出口增长强劲。今年3月,出口同比增长6.1%,大大高于2月3.9%的增速,主要因对中国和欧盟国家出口跃升(3月分别增16.6%、24.2%)。3月进口增长5%,低于2月14.9%的增速。


  总体来看,今年以来,我国内地(大陆)的主要贸易伙伴经济有走弱迹象,后续对我国对外贸易的影响值得关注。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第二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戴慧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05月28日

  


2018年05月30日

田国强:改革下一程的三大重点任务
伟达:中美朝最新博弈的反思与前瞻

上一篇

下一篇

戴慧:警惕贸易伙伴经济增长势头走弱对我国贸易的影响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