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莉:美国梦“褪色”了?子女收入超过父母已经越来越难
发布时间:2017-09-11
作者:余莉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美国梦” 这个词,总是与 “出任 CEO,娶(嫁)白(高 )富(帅)美(富),走向人生巅峰” 的刻板成功印象划等号。

  美国人的梦想当然未必都是这种画风,然而不同的梦想背后的确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无论是什么出身,都可以靠自己的决心和努力,在社会阶梯上更上一步。这种共同信念某种程度上也概括了 “美国梦” 的核心:依靠个人奋斗向上流动的可能性。

  那么在现实世界中,“美国梦” 是否经得起代际流动数据的检验?

  哈佛大学教授 Raj Chetty、Nathaniel Hendren 以及布朗大学教授 John Friedman,共同创立了一项以 “机会的平等(The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Project)” 为题的系列研究计划,旨在探索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的代际流动性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他们的研究显示,对于美国大众而言,“过上比父辈更好的生活” 这个最简单的美国梦,已经越来越遥不可及。

  如何测量代际流动性?

  代际间的流动性,简单来看就是子女与父母相比是否生活得更好,例如有更高的收入。然而,要用现有的数据构建能够准确衡量代际流动性的量化指标,却没那么简单。

  首先,衡量代际流动性需要有同时记录有父母和子女收入的长期追踪数据,而现有的收入数据往往是个人收入的截面数据,无法关联父母和子女。

  其次,由于时间跨度较长,研究者们还需要注意可能导致数据偏差的各种因素,例如选取年轻时还是年老时的收入,以及收入测量的准确性等。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研究者们收集了 1996 年到 2012 年的所得税申报表数据,对 1980 至 1981 年间出生的 630 万美国公民进行研究。通过表单上申报的家庭亲属关系,他们成功 “匹配” 了 95% 的公民与其父母的数据。

  然而,这种方便快捷的匹配方式并不适用于 1980 年以前出生的公民。为了研究更长期的流动性变化,研究者们收集了来自其他渠道的历史个人收入截面数据,以刻画子女一代在不同时期的收入分布。因为没有直接的追踪数据来刻画父母一代的收入,学者们混合了多次截面的数据,来模拟父母一代收入分布。

  举例来说,为了研究 1970 年出生的公民父母的收入情况,研究者选择了在 1980 年的调查中有 10 岁孩子的 25 到 30 岁父母、在 1970 年的调查中有刚出生孩子的 25 到 30 岁的父母、1960 年的调查中还没有孩子的 25-35岁人群。用这三组人的数据来估计在 1970 年生孩子的父母中,年龄在 25 岁以下、25 到 35 岁、35岁 以上的群体,从而计算父母的收入分布。最后,利用子女与父母的收入分布,估计二者的联合分布,获得关于代际流动性的量化体现。

  代际流动性的地域性特征

  研究发现,在美国实现向上流动的 “美国梦” 的概率,其实远不及在同为发达国家的丹麦或加拿大高。

  下图显示了美国和丹麦代际流动水平的差异。图中横轴是父母收入在全国收入分布中的排位,纵轴是对应的子女收入排位。代际流动性越高,父母处于哪个收入阶层对子女收入影响越小,因此散点对应的回归线越水平。可以看出,相比流动性较强的丹麦(蓝色),美国的父母收入分布与子女收入分布呈现更强的相关关系(灰色),在图中表现为更倾斜的线。

  

  即便在美国国内,不同区域之间的流动性同样存在着很大差异。为了研究这一问题,学者们选取了 741 个 “通勤区(Commuting Zone)”,测算每个通勤区内部的父母和子女的收入情况 。所谓通勤区,是指基于居民通勤情况所选取的临近的郡的集合,包含农村和城市地区。在这些通勤区中,有些地区的流动性水平与流动性最高的国家(如丹麦)基本一致,而另一些地区却存在长期持续的不平等现象。前者包括盐湖城、匹兹堡和圣何塞等地区,后者的典型代表则是亚特兰大和夏洛特。数据显示,亚特兰大的流动性水平比任何有纪录的发达国家都要低。

  为了在数值上比较不同地区之间的流动性高低,研究者们构建了两个指标:相对流动性和绝对流动性。相对流动性,是指最高收入的父母与最低收入父母所生子女的收入差距,在上图中表现为斜率的高低。绝对流动性则是指处于某一收入水平的父母(例如收入排位在全国后 25% 的父母),其子女的平均收入情况,在上图中表示为某一水平的自变量(收入排位在 25% 的父母)对应的因变量(子女收入排位)大小 。下面两张图分别展示了全美所有通勤区的相对和绝对流动性高低。

  

  

  是什么导致了美国地区之间代际流动性的巨大差异?研究者认为有五个主要的影响因素:种族和收入导致的隔离问题、收入不平等、当地学校质量、社会资本与家庭结构。他们发现,一个地区的隔离程度越高,向上流动性就越小。同样,地区的基尼系数往往与流动性呈负相关关系。在教育方面,考试分数、退学率以及班级大小等因素都对流动性有影响。

  研究者还发现,地方税率高的地区流动性也高,其原因可能在于地方税主要用于当地公共教育事业的投资。

  家庭结构对流动性的影响主要体现为单亲家庭的比率,而且这种影响并不仅限于单亲家庭子女。出生于双亲家庭的孩子,如果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比率较低的社区,其向上流动的可能性同样会有所增加。

  代际流动性的长期趋势

  除了地域差异,学者们还研究了美国从 1940 年至今的流动性长期变化趋势。这项研究选取的绝对流动性指标,是每一代子女中生活水平高于父母的群体的比例。研究者们将 1940 年之后出生的美国公民按出生时间划至不同的出生区间,并且收集了这些公民与其父母在 30 岁时的税前收入,收入根据通货膨胀率进行调整。根据所收集的数据估计出父母与子女的收入的联合分布情况。

  研究发现,美国社会的流动性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下降明显。如下图所示,在 1940 年左右出生的人群,收入水平高于父母的比例大约为 90%,而对于 1980 年生人,这一比例仅有 50%。为了进一步验证这一趋势,研究者检验了不同的通胀指标、税收、家庭大小以及不同年龄阶段的收入情况的影响,结果均没有太大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绝对流动性的下降趋势在各个收入阶层中均有体现,下降最明显的仍属中产阶级群体。如下图所示,收入在前百分之二十与后百分之二十的群体(在图中是最左边和最右边的群体)收入超过父母的比率,几十年来的下降幅度远不及排在中间收入群体。

  

  相比 40、50 后的前辈、为什么美国 80 后的收入流动性如此惨淡?研究者猜测的原因包括 GDP 增速的减缓与增长分布不平等程度的上升。

  为了验证究竟哪个因素的影响更大,研究者们 “模拟” 了历史的其他可能。首先,他们保持当前增长的分布情况不变,把经济增速调高到 1940 和 1950 年左右的水平,结果流动性仅上升到 62%。

  而如果保持经济增速不变,而将分布调整至 1940 年的水平,流动性则增加到了 80%。仅仅是降低经济增长的不平等分布,就可以逆转超过三分之二的流动性下降。

  可见,想要 “美国梦” 再一次焕发生机,需要的或许不是一次更高速的经济增长,而是一次让不同的收入群体广泛受益的经济增长。

  参考文献:

  Chetty, R., Hendren, N., Kline, P., & Saez, E. “Where is the land of Opportunity? The Geography of 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9.4(2014):1553-1623.

  Chetty, R., Grusky, D., Hell, M., Hendren, N., Manduca, R., & Narang, J. “The fading American dream: Trends in absolute income mobility since 1940.”Science 356.6336.(2016):398

(来源:中美印象)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
我要评论